ag百家|开户

针灸标准制修订管理信息系统

 

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其战略风险

    发布时间:2011-05-31   浏览次数:

    面对国际标准建设新的国际环境和竞争态势,我们有必要认真分析和思考我国中医药标准化建设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及战略风险,以便及时调整策略,不断适应新的国际环境变化和竞争需求,保护中医药的战略资源和战略制高点。

    现状。我国中医药标准建设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直接领导下,开展了很多研究工作,取得了不少成绩。这将为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进一步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从改革开放以来到2006年,我国共颁布了120多项中医药标准和规范.其中有国家标准化管理部门颁布的《中医病症分类与代码》、《中医临床诊疗术语》、《经穴部位》、《耳穴名称和部位》等国家标准6项,国家中医药主管部门颁布的《中医临床诊断疗效标准》等行业技术标准规范近70项,全国有关中医药学术组织颁布技术规范50余项。在此基础上,各地也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制定颁布了大量地方性有关中医药标准和规范。与此同时,在上世纪80年代,我国就参与了中医药国际标准的制定,在我国标准化研究成果基础上,起草了《经穴名称》国际标准草案,并在世界卫生组织审议通过,在国际上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近年来,中医药标准化工作更加受到了国家及有关部门的重视。国务院有关领导多次强调要抓好中医药标准化、规范化研究,抓紧制定一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以标准化带动现代化。国家财政部门设专项资金大力支持中医药标准制定工作,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和全国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将中医药名词术语、针灸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等43项中医药标准列入国家标准化计划。国家中医药管理部门及时把握有利时机,将中医药标准化作为今后一个时期的重点战略任务,修订了一批国家标准,支持参与中医药国际标准化工作,针对中医药发展关键、急需、薄弱领域的技术标准的制定,启动了近六十项中医药标准化项目,有力地推动了中医药标准化进程。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简称“世界中联”)作为秘书处设在中国的中医药国际组织,自成立以来,非常重视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世界中联充分发挥中医药国际组织的专家资源优势,积极主动参与中医药国际标准化活动,利用国际学术组织平台,依据国际惯例,推进我国中医药标准化成果向国际标准转化,已制定并于2007年12月颁布了《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对照国际标准》,该标准根据各国专家、学会的共同建议与要求,制定了中药(拼音、拉丁名、英文)、方剂(拼音、英文)、针灸穴名(拼音、英文代码)多类别翻译标准,并在世界上首次将针灸、中药和方剂的1500多个汉语拼音音译名定为第一翻译标准。这对规范国际上中医药名词术语的使用,保持翻译的中医特色、促进国际中医学术交流等方面均有重要的促进作用。世界中联还在进行“中医基础理论术语英译国际标准研究”、“中医药英文翻译标准”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亚游AG|官方网站和中国针灸学会与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合作,2003年10月,在马尼拉召开第一次国际标准《经穴部位》非正式会议,会上确定了制定标准的工作内容与进度。2004年3月,来自中、日、韩三国的针灸科研、教育、临床方面的专家,又在北京就针灸腧穴定位国际标准化工作再次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并在“针灸腧穴定位的原则”、“针灸腧穴定位的方法”等方面达成共识,为“针灸腧穴定位国际标准”的最终出台奠定了基础。2004年10月在日本召开第三次会议,讨论了“针灸腧穴定位国际标准”草案。2005年4月25~27日,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第四次国际标准《经穴部位》非正式会议”在韩国召开。21名来自中、日、韩三国的针灸科研、教育、临床专家及观察员出席了会议。

    2008年6月19日,《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陈慧慧报道:目前各国对针灸穴位的看法各有不同,为了统一标准,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了针灸穴位的国际标准。韩国韩医协会18日表示:“WHO没有选择中国和日本的针灸穴位位置作为标准,而是选择了韩国”。根据韩国韩医协会的说法:人体上可以进行针灸的穴位有361处,此次国际标准中的357个穴位采用了韩医学的标准,比率近99%,“这事实上表明韩国韩医学的针灸术成为了国际标准”。据韩国联合通讯社18日报道,过去5年间,担任WHO西太平洋地区事务处顾问崔承勋(音译)等一批韩医学专家们一直积极参与标准化工作,才使其得以完成。特别是韩国政府也给出了6亿韩元以上的预算来支持韩医学,在使其能成为国际标准上作了努力。19日下午,韩国韩医协会与WHO西太平洋地区事务处以及保健福利家庭部共同在首尔召开了针灸穴位国际标准发表暨《WHO针灸穴位国际标准书》的出版纪念会。主持会议的韩国韩医协会会长金玄洙(音译)认为:“传统韩医学超过中国和日本被选定为国际标准,是一件让人称快的事。”

    针灸作为中医学的主要组成部分,在我国已有数千年的文字记载历史。早在1990年中国就颁布了针灸国家标准《经穴部位》中、英文版,2006年又出版了该标准的修订版。

    在韩国首尔6月19日发表的西太区《WHO针灸穴位国际标准》封面的英文是,“WHO Standard Acupuncture Point Locations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较准确的翻译应该是“世界卫生组织针灸穴位西太平洋区域标准”。该标准361个穴位中,有359个穴位定位与中国现行标准相同,那么,为什么韩国韩医协会如此宣传炒作这个标准呢?这一事件说明了什么问题,揭示了什么样的战略风险呢?给我们什么警示呢?这些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研究。

    存在的问题及战略风险。由于中医药标准化建设是一项全新的、开拓性的和战略性的工作,技术含量高,难度比较大,制定出台一部好的国际标准,不仅需要有关的技术专家,还需要管理专家,甚至还要有战略研究专家的参与,需要国家有关方面的支持和配合,这样才能保证中医药国际标准制定的主导权和占领战略利益的制高点。与发达国家标准建设的战略和策略相比,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存在如下几个问题:

    (1)、只是注重了劳动权,还不善于掌握主导权。据韩国联合通讯社18日报道,“过去5年间,担任WHO西太平洋地区事务处顾问崔承勋(音译)等一批韩医学专家们一直积极参与标准化工作,才使其得以完成。”崔先生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传统医学的主管官员,主导了该标准的制定工作。尽管中方认为“已有359个穴位的定位采用了中国的方案。同时,关于英文翻译的原则和经穴图、经穴模型的制作等问题,中国代表团也提出了相应的方案,并被会议所采纳。在针灸穴位的国际标准制定工作中,中国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针灸医学的发源地是中国,它的理论体系属于中医理论体系。”中方这些道理都正确,无可争议,但是,在国际竞争中,我们必须按国际游戏规则办事,国际标准制定的战略制高点是主导权,而不是“劳动权”。我们应该认真研究把握哪些关键环节,才能牢牢把握主导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认为:“历史上很多国家干的不多,拿得不少。为什么?因为这个国际分配体系是他们强力打下的。生产创造财富,但获取财富多少取决于国家在国际分配体系中的地位。”国际标准制度也是国际分配体系中的一种财富分配手段,在国际标准制定方面“自主”还是“依附”,决定中医药国际发展的前途和命运。张文木教授还认为“当前国际竞争的焦点不是劳动权,而是财富的分配权。今天我们已进入了WTO,开始参与全球化。但一开始我们并不十分了解这个规则实质。在不公正的国际分配体系中,南方国家仅靠劳动是不能致富的。仅靠使劲干活是不行的。”标准是战略性产品,能够在国际标准制度建设中处于主导地位,才能获得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为什么韩国韩医协会如此宣传炒作这个由他们主导制定的标准。

    (2)、知识产权保护缺乏有效措施,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尚未落到实处。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国际交往日益密切,学术活动越来越多,一些机构和个人慢慢地对知识产权保护看得不太重要。国外一些具有战略意图的机构就乘机以学术交流,项目合作的名义,支付廉价的劳务费用就轻易地获取了中医药知识产权的核心和战略资源。中医药国际发展以中医针灸率先得到国际认可,并逐步不断发展壮大,但不可忽视的是,美国、欧洲、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在针灸方面与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形成竞争,想方设法将针灸从中医药体系中分离出去。日本出现了以其“大和民族”命名的“和氏针灸”,韩国出现了“韩医针灸”;有些西方国家把中医药分割成针灸师和草药师,还有的国家把针灸和中医有并列起来,把真就独立于中医药学术体系之外,导致了国际上针灸从业者双重标准,例如有的国家立法规定,取得西医医师执照,只要培训二百学时,即可从事针灸临床工作,完全把中医看成了一种操作技术。西方国家对中医药这种制度安排,阉割了中医药科学的理论内涵,割裂了中医药完整的科学体系,对中医药国际战略发展十分不利。他们正在不断地将中医药的战略资源据为己有。而中国在国际交往中对“针灸”的命名一直没有官方的统一标准和知识产权的归属诉求,如在对外交往和教科书中,明确规定必须使用“中国针灸”或“中医针灸”,明确对针灸的中医属性的诉求,而不应是“黄氏针灸”,“李氏针灸”这类不规范的名称。中华民族历来重视传承,但在“针灸”这一中华民族的巨大无形资产的传承方面,产权传承保护意识缺失。现在西方已出现了否定针灸发源于中国的动向。我们应认真反思和研究以针灸为导向的中医药国际化的发展和管理模式存在的问题,及时进行调整。如果不加强对中医药体系完整性的保护,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重视在新的国际环境下中医药国际发展管理制度建设,中国将会逐步失去中医药大国的地位。

    (3)、传统医学国际标准中医特色不浓,中医药特色和优势有被异化的危险。一些国际组织制定的传统医药国际标准,并不太注意保持中医药的自身特点。在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中医针灸考试中,所使用的标准,不是汉语拼音,而是用字母数字代码。这种情况如果任其发展,中医药就会逐步失去中医特色,被别人改头换面据为己有. 目前有一种看法是中医药起源于中国,在韩国开花,在日本结果,在欧美受益。这说明发达国家一直不断的对中国无形战略资源进行占有。由于中医药标准的中医特色缺失,中医药在国际转播中不断被弱化,这是中医药发展的战略性风险之一。用英语直译作为国际标准第一语言来表达中医概念,往往词不达意,如中医“腑”,国外有的词汇标准书籍上翻译成“肠子”,这样的表达方式显然与中医的真正含义相去甚远,歪曲了中医的原意。这次韩国韩医师协会的“国际标准”事件,给我们的敲了一次警钟,中医针灸标准成了韩医针灸标准。为了应对这一战略风险,2007年12月世界中联颁布了《中医基本名词术语中英对照国际标准》,该标准由世界中联主导,根据68个国专家、学会的共同建议与要求,制定了中药(拼音、拉丁名、英文)、方剂(拼音、英文)、针灸穴名(拼音、英文代码)多类别翻译标准,并在世界上首次将有关的1500多个汉语拼音音译名定为第一翻译标准。这对于强化中医药的国际地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希望能够继续得到国家有关方面的进一步支持,在国际上宣传、推广这一国际组织标准,以便在世界各国全面普及使用。


    附件下载: